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小說首頁 > 古言現言 > 白月光與伏特加(虞晚宋琰)全本章節完整版全文閱讀 全本章節完整版全文閱讀
白月光與伏特加(虞晚宋琰)全本章節完整版全文閱讀

白月光與伏特加(虞晚宋琰)全本章節完整版全文閱讀

火爆小說《白月光與伏特加》在眾多讀者的期待中,重磅來襲,故事主要圍繞虞晚宋琰的故事為主題展開敘述,情節新穎,情感凄美,實力推薦!更多白月光與伏特加全文免費閱讀精彩內容等著你!

3

舉報
下載閱讀

火爆小說《白月光與伏特加》在眾多讀者的期待中,重磅來襲,故事主要圍繞虞晚宋琰的故事為主題展開敘述,情節新穎,情感凄美,實力推薦!更多白月光與伏特加全文免費閱讀精彩內容等著你!

小說介紹

虞晚到了星真,跟上次一樣,公司里的人對她很是熱情,恭喜她昨天晚上一下子上了兩個不花錢的熱搜。

白月光與伏特加全文閱讀

虞晚到了星真,跟上次一樣,公司里的人對她很是熱情,恭喜她昨天晚上一下子上了兩個不花錢的熱搜。
趙逢笑著迎了出去:“虞美人,怎么這么早就來了,今天這身不錯,真漂亮。”
趙逢是個瘦高個,戴著一副黑框眼鏡,人看著斯文,骨子里是個狡詐的,見鬼說鬼話見人說人話的本事一流。
虞晚不愛聽趙逢說話,冷冷道:“去老板辦公室談吧。”
到了老板辦公室,虞晚拿出事先準備好的解約合同和銀行卡:“我已經在合同上簽過字了,違約金也準備好了,你們看看沒什么問題就簽一下字吧。”
趙逢把桌上的解約合同拿到一邊,他不想放虞晚這顆搖錢樹走,尤其現在她還傍上了宋琰。
虞晚的態度很堅決,沒有半點轉圜的余地。
趙逢見挽留不成,變回了原來的嘴臉,冷笑一聲說道:“宋琰那種身份的人,看你也就一時新鮮,你不會以為將來他會娶你吧。”
“虞晚,你在娛樂圈的時間也不算短了,怎么還這么天真。”
趙逢拿起桌上的解約合同,“刺啦”一聲撕成兩半。
虞晚靠在椅背上,冷冷地看著趙逢:“撕,繼續撕,不肯簽字咱們就法院見。”
趙逢冷笑一聲:“的確,因為宋琰,我們現在是不敢對你怎么樣,你說等他玩膩了,還會不會管你的死活。相信我,到時候你會死得更慘。”
“那位可是出了名的薄情。”
虞晚自認為行事端正,沒留過什么把柄在別人手上,她冷冷勾了下唇,漆黑的眸子泛著冷意:“我倒要看看你們準備怎么整我。”
趙逢從一個文件袋里拿出來一張照片遞給虞晚:“睜大眼睛好好看看。”
虞晚接過來,照片是她剛跟星真簽約的時候拍的,那時候,她還沒做激光祛疤,脖頸那一圈被繩子勒出來的痕跡隱約可見。
那一圈皮肉隱約發白,薄薄一層遮瑕膏就能蓋住,不明顯,但仔細就能看出來。
虞晚摸了摸自己光滑白皙的脖頸,看了一眼手上的照片,目光落在那點疤痕上,思緒瞟得很遠。
她沉默了一下說道:“說起來你們可能不信,這不是普通的疤痕,這是見義勇為救人性命的榮譽勛章。”
趙逢嗤笑一聲,明顯不信:“你猜這張照片一放出去,外面的網友、媒體和營銷號會怎么說?”
虞晚頓時明白了,語氣泛著一絲怒氣:“之前在網上帶節奏p我不雅照的就是你們吧。”
趙逢瞥了下嘴:“虞晚,這兩年你在圈子里是什么名聲不用我說了吧,希望你死的人不少。我可以告訴你,那些節奏不是我帶的。”
他們當時還沒像今天這樣撕破臉,合同期內,算是利益共同體,虞晚完了,星真也撈不到好。
虞晚在心里算了算,她的那些對家誰最想她死,算來算去,發現根本算不清:“清者自清。”
她是個什么樣的人,時間長了大家自然會知道。
因為宋琰,趙逢原本不敢對虞晚用手段,而這種會令男人討厭和介懷的手段卻可以用:“你說要是這種照片傳出去,宋總會不會覺得很沒面子,他一個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會允許自己頭頂冒這種綠光嗎。”
會玩SM的人一般玩得都很亂。宋家家風清白,絕不會允許這種不干不凈私生活混亂的女人玷污名聲。
虞晚把手上的照片撕碎,一揚手,碎片像雪花一般落在地上,她冷聲道:“原本我想著,等解了約,咱們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道?,F在看來,將來怕是一定要落個你死我活的收場了。”
這張照片真要曝光出來,她會好好跟宋琰和粉絲們解釋,把脖頸那一圈疤痕的由來認真講一遍。
想到這兒,虞晚又開始后悔,當年要是把救下來的那個少年的臉看清楚就好了,就可以讓他給她作證了。
趙逢唱完白臉,老板開始唱.紅臉:“虞晚,你在星真的時間不算短了,多少都是有感情的,這樣吧,不等五個月后簽新合約了,現在就給簽新的,分成改成五五怎么樣?”
虞晚沒說話。
老板:“六.四。”
虞晚還是沒說話。
老板咬了咬牙:“七三。”
虞晚勾了下唇:“十零吧,我十。”
老板意識到自己被眼前的女人耍了,臉色紅了又白:“你別不識好歹!”
又低聲威脅道:“你遲早都會被宋總玩膩,等你沒了靠山,可別怪我們不客氣。”
趙逢冷了冷臉,憤怒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有點張牙舞爪的:“別不信,你看宋總到咱們公司來過一次沒有,人那就是不想跟你牽扯太深。”
像是沒聽見他們的話,虞晚看了一眼地上的合約和照片碎片,從從包里拿出U盤:“借打印機一用。”
解約合同被撕了,她就再打印一遍好了,他們撕十遍,她就打印十遍,橫豎今天她是一定要解約的。
正說著,外面的大辦公室突然傳出來一陣喧囂,趙逢心情不好,打開門大吼一聲:“鬼叫什么,干活!”
辦公室所有人都趴在窗邊外樓下看。
聽見趙逢的聲音,辦公室安靜了一下,一個助理走上前:“趙哥,樓下停了一輛全球限量版超跑,我只在畫報上見過,你也來看看?”
趙逢喜歡跑車,無奈買不起太好的,雖然生氣,還是忍不往往樓下看了一眼。
旁邊的小姑娘在嘰嘰喳喳地討論著:“咱們這棟樓應該沒有這種超級富豪吧。”
“這車是第一回見,估計是來拜訪的客戶,或者接人下班的。”
“不可能是拜訪的客戶,開這種車的人需要拜訪咱們這棟破樓,開什么玩笑。”
“我現在化個妝去樓下假裝偶遇還來得及嗎?”
“我也想。”
“走走走,一塊!”
……
“砰砰砰”,敲門聲響起,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走了進來:“請問,虞小姐在嗎?”
男人身上的西裝布料看起來很貴,皮鞋錚亮,涵養極好,一看就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眾人紛紛猜測,這是哪家貴公子,樓下那輛跑車是不是就是他開來的,這個人來找虞晚干什么。
虞晚不是跟了宋大佬嗎,怎么又冒了個大佬出來。
一個小助理起身說道:“虞晚姐在老板辦公室,請問您是?”
男人看了小助理一眼,壓根沒有回答她的意思,眼神冷郁:“麻煩帶路。”
小助理被這股強大的氣場壓制住,跟老板辦公室通報了一聲,畢恭畢敬地把人往里面帶,直覺這位是她們得罪不起的人。
虞晚轉頭看見來人,輕輕勾了下唇:“李秘書。”
小助理還沒來得及出去,聽見虞晚的話,忙轉頭看了看這位李秘書。
秘書,這位一身華貴氣場強大的男人竟然只是個秘書,那傳說中的宋大佬該是怎樣一種可怕的存在。
李秘書:“宋總吩咐,讓我來看看虞小姐這邊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嗎?”
老板和趙峰的臉色同時變成一片青白,宋總居然派了最得力的助手盯著虞晚解約的事,居然這么看重她。
看起來不像是在玩玩。
虞晚把手上的U盤遞給李秘書:“那就請李秘書幫忙打印一份解約合同吧”
趙峰忙陪著笑臉:“這種事怎么好讓宋總的人動手。”說完接過虞晚手上的u盤,把解約合同打印了出來。
虞晚摘下筆帽正要簽字,李秘書輕聲道:“虞小姐,能先把合約給我看一下嗎?”
虞晚點了下頭,把合約遞了過去,李秘書打了個電話出去,五分鐘后,在車里待命的律師團就到了。
李秘書:“這間辦公室過于逼仄,有大一點的空間嗎?”
片刻后,六名精英律師坐在會議室里,仔細研讀著那份解約合同,逐條逐句地扣,生怕虞晚吃一點虧。
他們平時經手的都是上百億的合同,處理起這種小合同,等于殺雞用牛刀。
星真的人第一次見這種陣仗,看向虞晚的眼神都變了。
看起來宋大佬對她是認真的,這是把宋氏集團的律師團都搬來了,這陣仗擺明了是給星真的人看的。
虞晚手上的這份合約是早就請律師看好的,基本沒什么問題。
律師團看完,星真老板不得不在上面簽下自己的名字。
他敢不簽嗎,他要是不簽,宋琰的律師團能把他告到破產。
虞晚拿好自己的那份合同,在這一群西裝革履的男人們的保護下走出了星真大門。
“李秘書,”走廊里,虞晚轉頭說道,“謝謝你們,我想在這再呆一會,你們先回吧。”
李秘書:“好的虞小姐,宋總在樓下車里等您。”
虞晚點了下頭,李秘書等人走后,虞晚走到走廊盡頭,從包里拿出那份合約仔仔細細看了一遍。
這兩年在星真的一幕幕像放電影一樣涌現在腦子里,所有的委屈和不甘都隨著這一紙合約結束了。
視線不知道時候變得有點模糊。
虞晚調整了一下情緒,往樓下去了。
樓下停著一輛***紅色的超跑,車窗被降了下來,男人偏頭看著她:“上車。”
虞晚上了車,對宋琰道謝:“謝謝大佬帶我裝逼帶我飛,律師團的出場簡直閃瞎眾人。李秘書的演技真不錯,要是在商圈混不下去了,歡迎他進軍娛樂圈。”
宋琰淡淡地看了虞晚一眼,這個沒見過世面的女人:“你所以為的裝逼不過是別人的日常罷了。”
“你知道李秘書年薪多少嗎,就敢大言不慚地挖人去娛樂圈。”
虞晚的視線落在宋琰握著方向盤的手上,修長白皙,骨節分明,***又充滿力量。
她微微彎了點腰,用仰視的角度看著他,凸起的喉結,凌厲的下顎線,沉冷的眸子。
嘴唇微薄,呈淡淡桃紅色。
到底在哪里見過這個男人,虞晚費力地在自己的記憶中搜索著。
電光火石之間,她終于想起來他來了……

白月光與伏特加免費閱讀

見身側的女人半天沒說話,宋琰轉過頭看了看她:“怎么不說話?”
他記得她不是個文靜靦腆的性格。
虞晚不是不想說話,她是不敢說話,她心里有事,她心里有鬼。
本來還想著解約之后蹭宋總的超跑裝裝逼兜兜風散散心,現在她一動也不敢動,像一個犯下了滔天大罪的人。
不是像,是本來就是。
虞晚轉頭看了看身側的男人,在他的嘴唇上掃了掃,想起了一些真實卻不太美好的回憶。
宋琰注意到身邊的女人投射過來的過分熱切的目光,微微皺了下眉,不甚高興地問道:“怎么?”
“我,我沒事,就是剛解約吧,心情有點復雜,”虞晚不太敢直視宋琰,轉頭看著車窗外面,“您把我放在前面路口就行,我還有事。”
等紅燈的時候,宋琰緊緊盯著虞晚的眼睛,眼神帶著幾分審視:“你在心虛?”
虞晚連忙擺手,故作鎮定道:“沒有沒有,絕對沒有。”
她一慌,忘記了自己的演員身份,忘了自己雖然內心翻江倒海,表面上還是可以演個歲月靜好的。
綠燈,宋琰發動車子,語氣淡淡:“你最好對我坦誠,做過什么早點說出來,大家也好聚好散。”
虞晚明白宋琰是誤會她心里的真正所想了,偷偷在心里松了口氣:“放心,網上那些亂七八糟的p圖都是假的,我不會做沒有底線的事。”
宋琰一邊開車一邊說道:“那就好。”
虞晚:“對了,今天跟星真解約的事謝謝你。”
宋琰的聲音一貫沉冷:“沒什么好謝的,我不喜歡欠別人。”
他們簽訂契約的初衷就是為了各自的利益,虞晚幫他完美應付好了長輩。他有義務助她解約,公平交易。
宋琰用藍牙耳機接了公司的電話,處理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知道我的時間都是按分鐘算的嗎。”
虞晚點頭:“知道,大佬您日理萬機,分分鐘進賬千萬。”
宋琰:“我今天來可不是陪你玩什么無聊的裝逼戲碼的,是要跟你談談簽約的事,有興趣來我們玉豐嗎?”
虞晚:“有啊,當然有!”
玉豐的資源誰能不眼饞。
她原本以為宋琰是看不上她這種被星真一手打造出來,沒有作品只有一身黑紅流量的人的。
宋琰停好車,帶虞晚去了一家餐廳,要了包廂:“你這兩年沒好好拍過戲,不會貿貿然就把你簽進來,這個你理解吧。”
大佬的語氣很平淡,卻也很認真,典型的生意場上談生意的態度。更何況他們之間本來也是在談生意。
虞晚:“理解,等我拿下《簾卷西風》的角色,證明一下自己的能力。”
宋琰也是這么想的:“還有,在此之前你必須坦白交代自己的情況。”
這個虞晚也很懂,一般是指藝人身上有無致命污點,比如吸毒、***、***等,包括談過幾次戀愛,跟誰談的為什么分手都要交代清楚。
一旦藝人翻車,公司在藝人身上砸的資源將統統付諸東流,賠得血本無歸。
宋琰是個生意人,不會做虧本的生意。
虞晚端起桌上的菊花茶喝了一口:“我可以向您和玉豐保證,您擔心的那些情況統統沒有,沒有吸毒、沒有***、沒有***。”
這個餐廳的菊花茶很好喝,清香又帶著一點自然的清甜,一看價格,五千塊一壺,一壺也就巴掌大小,怪不得這么好喝,原來是人民幣的味道。
虞晚又喝了口茶,繼續說道:“只談過一次戀愛,本人在其中并非過失方,絕對占據道德制高點,將來不會被作為污點被挖出來。”
“說到這個,我能不能問一下,那個何宇……”
“沒簽,”宋琰喝了口菊花茶,覺得苦澀難喝,擰著眉咽下去,再沒碰第二下,“選了你就不會再簽他。”
他平時也最看不上那種劈腿欺負女人的渣男:“我們玉豐不會跟那種人合作。”
虞晚笑了笑:“那就好。”說完拿出手機。
果然看見邢麗娜發了一堆消息過來罵她。
【邢麗娜:虞晚你這個賤人,是不是你在宋總那告狀不讓簽何宇的?!?br>【邢麗娜:怎么不敢回話,敢做不敢當的慫貨?!?br>……
虞晚依舊沒回,讓邢麗娜一個人在那吠,反正氣不著她。
宋琰看著虞晚的眼睛:“確定沒做過什么不好的事?”
男人一雙桃花眼很好看,看人的時候像帶著情,是很容易讓人心動的類型。此時虞晚根本沒心思欣賞美男,那種心虛的感覺又來了,讓她如坐針氈。
“確定,確定沒做什么壞事,男女關系方面絕對沒問題。”
“嗯。”宋琰看了一眼手機,趙辭發了個消息給他,問他是不是在這個餐廳附近,他看見他的車了。
宋琰在手機上回了句,起身對虞晚說道:“趙辭在隔壁包廂,我去找他了。”
完全沒有要邀請她的意思。
虞晚本來也不想跟著去,她現在一點也不想跟宋琰待在一起。
宋琰:“想吃什么隨便點,讓服務員把賬記在隔壁包廂。”說完拉開門出去了。
宋琰走后,虞晚打了個電話把單寧遠叫了過來。
單寧遠進來看見這一桌子菜:“你中彩票了?”這家餐廳以貴出名,就算發了年終獎都不舍得進來的那種。
虞晚拉著單寧遠,把她摁在椅子上:“沒有,大佬請客,快來坐。”
虞晚把今天解約的事添油加醋地講了一遍給單寧遠聽,總結道:“以上統統不是關鍵。”
她起身走到門邊,確認包廂的門關嚴實了,談話不會被外面的人聽見,這才重新坐回來,心有余悸地說道:“我完了,寧遠,我輕薄了大佬。”
單寧遠嘴里的一口茶差點噴了出來:“什么?!”
震驚完又有點想笑:“寶貝,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有出息了,連大佬的床都敢爬,什么時候的事,昨晚?”
“不是,”虞晚打斷單寧遠不純潔的腦洞,“我上次不是跟你說,覺得宋琰有點面熟嗎。”
虞晚喝了口菊花茶,感覺這茶沒剛才那么甜了:“以前住在鄰水鎮的時候,我救過一個人,這個人就是宋琰。”
單寧遠聽完想了想:“好事啊,回頭你簽了玉豐,讓他狠狠往你身上砸資源。”
“說重點,你是怎么輕薄大佬的?”
看虞晚臉色不對,單寧遠試探著問道:“你把大佬救上來之后,趁人之危了?”
虞晚臉紅了一下,語氣頗為惆悵:“其實,我的初吻早就沒有了。”
單寧遠看著虞晚:“你不是說跟你那渣男前男友什么除了牽手什么都沒干嗎。”
單寧遠想了想,有點明白過來了:“所以,是宋大佬?”
虞晚又喝了口茶,像喝著酒一樣,頗有借酒澆愁的意味:“對。”
“當年我不是跟著黃如蘭生活嗎,她對我不好,你是知道的。把宋琰從水里救回來之后,怕被黃如蘭發現,我不敢開燈,不敢發出動靜,就沒太看清他的臉。”
黃如蘭就是虞晚所謂的奶奶,虞蓁蓁的親奶奶,當年把虞晚和虞蓁蓁調換了的虞家老***。
虞晚繼續說道:“半夜給他買好退燒藥回來,我冷啊,屋里只有一張床還給他睡了,我太冷了,就鉆***了。”
單寧遠給虞晚倒了杯水,讓她別急,慢點說。
虞晚沒喝水也沒喝茶,端起一旁的紅酒喝了一口:“我隱約看見被我救回來這人長得挺不錯的,我就看見他的嘴唇了,鬼使神差吧,在一股神秘力量的促使下……”
“我,我親了他一口。”
單寧遠聽得目瞪口呆,即使是自己的親閨蜜,也忍不住說道:“那你可真渣。”
“我承認我見色起意,”虞晚后悔地一拍大腿,懊惱道,“我怎么就,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鳥呢。”
好吧,她沒有鳥,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呢。
“當時我有個同桌,她談戀愛了,整天跟我說她和她男朋友的事,還說男生的嘴唇可軟了,比豆腐還軟。”
年輕好奇加上見色起意,她就犯了錯。
虞晚:“就一口,一下就分開了。”
國民***宋琰是萬千少女的夢,要不是條件不允許,誰不想把他抱在被窩里親上一口呢。
單寧遠十分好奇:“所以,大佬的嘴唇軟不軟?”
虞晚有點遺憾:“我當時太緊張了,做賊心虛,根本沒品出來什么。”
她摸了下自己的嘴唇,回憶了一下:“應該挺軟的吧,我也記不清了。”
虞晚樂觀地想著:“當時他處在昏迷狀態,應該不知道自己被我親了吧……”
他應該沒認出來她,不然以他囂張狠厲、不近女色的脾性,怕是早就把她給殺了,不可能會跟她簽訂***契約,還帶她裝逼帶她飛。
虞晚想起之前那位把自己脫光了躺在宋琰酒店床上最后被他面無表情地扛著扔出去之后慘遭封殺只能在酒吧賣唱度日的倒霉女明星,不禁打了個寒顫。
她可真是日了狗了,親誰不親,偏偏親的是他。
單寧遠把虞晚說的這一整段信息消化完,冷靜下來。
到底是偏向自己的親閨蜜:“那你還救了他的命呢,給你親一口怎么了,怎么就親不得了,別說親了,救命之恩,以身相許都不為過吧。”
虞晚嘆了口氣:“要是個一般人就算了,你是不知道宋琰那人,傲慢得一批,那天在宋家,我多看了他一眼他就以為我看上他了,讓我背契約第八條。”
第八條,女方不得對男方動心。
虞晚:“他最怕女人纏上他。”
單寧遠想了想:“那你打算怎么辦,跟大佬坦白嗎?”
虞晚又嘆了口氣:“我主要是不確定他知不知道我親他了,要是不知道就好了,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去問他索要救命之恩了。”
頓了一下又道:“他要是知道了,會殺了我吧。”
單寧遠言情小說看多了,情不自禁地開了個腦洞:“傳說大佬有個白月光,沒準就是你??!”
“大佬單身這么多年,什么女人都瞧不上,只想著白月光,可見他用情有多深。”
聽單寧遠這么一說,虞晚急得差點跳了起來:“那就更不行了!”
“他那種人,看上去就很有變態潛質,他要是知道自己苦等多年的女人根本就不喜歡他,一氣之下把我囚禁起來,天天強迫我,要跟我這樣那樣怎么辦。”
她現在一心只想搞事業,一點也不想談戀愛,更不想被男人纏著。

小編推薦理由

書內書外、一虛一實相互交錯,把這樣文學性的手法運用到了,倒是讓人覺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對話時,就好像整本書在跟你交談。

相關小說

相關文章

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全本隨心看
立即下載廣告
幸运飞艇最高倍率信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