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小說首頁 > 短篇小說 > 我和帝國最A的Alpha訂婚了(樂逸寧裴丞)免費章節完整全文閱讀 免費章節完整全文閱讀
我和帝國最A的Alpha訂婚了(樂逸寧裴丞)免費章節完整全文閱讀

我和帝國最A的Alpha訂婚了(樂逸寧裴丞)免費章節完整全文閱讀

主角是樂逸寧裴丞的小說叫做《我和帝國最A的Alpha訂婚了》。樂逸寧裴丞小說全文在線閱讀講述了:【08 而惡魔對小王子說:“你忘了嗎?是你創造了我,是你的自卑和膽怯創造了我。就算你離開城堡,我也將如影隨形?!薄繕芬輰幇疽菇o那副畫上好了色,交給巴巴特風干,來不及裝裱,只能小心翼翼卷好,裝進狹長的禮盒。

3

舉報
下載閱讀
主角是樂逸寧裴丞的小說叫做《我和帝國最A的Alpha訂婚了》。樂逸寧裴丞小說全文在線閱讀講述了:【08 而惡魔對小王子說:“你忘了嗎?是你創造了我,是你的自卑和膽怯創造了我。就算你離開城堡,我也將如影隨形?!薄繕芬輰幇疽菇o那副畫上好了色,交給巴巴特風干,來不及裝裱,只能小心翼翼卷好,裝進狹長的禮盒。

樂逸寧裴丞小說簡介


【08 而惡魔對小王子說:“你忘了嗎?是你創造了我,是你的自卑和膽怯創造了我。就算你離開城堡,我也將如影隨形?!薄?br>樂逸寧熬夜給那副畫上好了色,交給巴巴特風干,來不及裝裱,只能小心翼翼卷好,裝進狹長的禮盒。
馬上***11月,氣溫越來越低,但天氣還算不錯,裴丞開車***城堡前的停車坪時,看見了把雙肩包單挎在左肩、抱著一個藍色禮盒的樂逸寧。
他今天穿了一條淺藍色褲子,配白色的毛衣和外套,雙肩包和褲子一個色系,年紀看起來又更小了一些。

樂逸寧裴丞全文閱讀

裴丞突然想,對方在帝都美術學院上學的時候,是不是就是這副模樣?
他下車,對方朝他走過來。
“等很久了嗎?”裴丞問。
“沒有,我看見你的車才下來的?!睒芬輰幇咽掷锏亩Y盒遞給對方,“畫,送你?!?br>“謝謝?!迸嶝澠鸫浇墙舆^,“我很好奇,可以現在看嗎?”
樂逸寧點了點頭。
裴丞把禮盒放在車前蓋上,打開,輕輕取出畫,展開——
藍紫色的夜幕下,銀色機甲側身半跪在畫面左下方,身上盡是炮火留下的傷痕。年輕軍官位于畫面中央,背對銀色機甲,邁著整齊利落的步伐側身朝右走,他側顏冷峻,眼神銳利。而右下方角落,赤金色的恒星奧藍露出一角。
光與暗的碰撞,就集中在年輕軍官的身前與身后。
裴丞瞳孔一縮,立刻回想起了這個瞬間。
擊敗聯邦侵略軍、收復N747星的那個清晨,他駕駛傷痕累累的騎士降落,戰地攝影機記錄了一段他跳下機甲、踏上N747星的畫面。
這段視頻后來被多次引用到新聞當中,被稱為“黎明照亮N747”的瞬間。
但新聞里出現大多是后半段恒星奧藍升起的畫面,而樂逸寧畫的這一幕,只在新聞中一閃而過。
濃而重的夜色,滿身傷痕卻閃爍著冷冽莊嚴的暗芒的銀色機甲,背負黑暗走向光明的軍人,才是這次戰役的真實面貌。
裴丞感覺到胸腔內澎湃著一股熱意,快要沖出喉頭。
樂逸寧見他沉默了半晌沒給評價,以為他不喜歡,伸手想把畫拿回來,“我畫的不好,還是別看了?!?br>裴丞抬手舉高不讓他拿走,喉結滾了滾,咽下酸澀的情緒,開口的嗓音微?。骸爸x謝,我很喜歡?!?br>“真的?”樂逸寧懷疑地看著他。
“真的,畫的很好?!迸嶝┲赶虍嬛械臋C甲,“你把騎士畫得很帥?!?br>樂逸寧收回手,看著他眨了眨眼,心想你怎么這么不解風情?我明明把你畫得很帥……
這么想著,樂逸寧臉一紅,別開臉心虛,嘀咕道:“唔……你喜歡就好?!?br>裴丞小心翼翼把畫重新卷起來,道:“回去我訂個畫框,把它裱起來?!?br>樂逸寧臉更紅了:“……也不用這樣?!?br>裴丞把畫裝好,放進車后座,又轉身幫樂逸寧取下雙肩包,“放后面吧?!?br>樂逸寧把背包給了他,自己打開副駕駛的車門,頓時愣住了。
一大束粉玫瑰放在副駕駛座上。
裴丞沒想到他動作那么快,完全不等自己給他開車門,只能上前把花抱出來遞給他:“這次是粉色的,希望你喜歡?!?br>樂逸寧接過花,臉頰比粉玫瑰還要粉,吶道:“謝謝?!?br>“不客氣?!迸嶝┛粗皖^剛到他下巴的Omega,忍不住想揉他頭發,動了動垂在身側的手,還是忍住了,只朝他伸出手,“一起放后座吧?!?br>“嗯?!睒芬輰幇鸦ㄟf給他,趁裴丞往后座放的時候轉過身,用微涼的手冰了冰雙頰,給自己降了降溫。
他覺得自己只要一和裴丞待在一起就不對勁,似乎腺體病變越來越嚴重了。
幸好出門前打過抑制劑,他覺得還可以再堅持一會兒。
樂逸寧選擇的寫生地點是云山公園,這里有一大片銀杏林,每年秋天景色都特別美。
因為不打算在這待一整天,樂逸寧并沒有帶很多工具,只帶了一個素描本。
今天是周日,天氣也不錯,公園里有不少人。
樂逸寧不喜歡人多的地方,便避開人群,往銀杏林深處走。
裴丞跟在他身后,看著他拿出終端,從不同角度拍攝取景。
“哪張更好看?”樂逸寧停下來問他。
裴丞選了一張,問他:“不是來寫生嗎?”
樂逸寧一邊拍,一邊解釋:“時間太趕,畫不完,就記錄一些角度,回去再重新構思設計?!?br>裴丞聽他說著,見他時不時蹲下或踮腳,拍攝一些角度特殊的照片。
他走上前,拎起對方滑到胳膊上的背包。樂逸寧毫無所覺,十分自然地松了手。
等樂逸寧在銀杏林轉了一圈,終于找好一個位置,伸手往后撈背包的時候,撈了個空。
一回頭,他的雙肩包已經被裴丞拎在手里。他伸手想要回來,裴丞卻說:“我幫你拿著?!?br>樂逸寧后知后覺地不好意思起來,“我、我要拿素描本?!?br>裴丞笑了笑,把背包遞給他。
等他拿了素描本和筆,裴丞又伸手把背包拎了過去。
樂逸寧沒堅持,摸了摸耳垂,選了個落滿銀杏葉的地方坐下,翻開素描本開始勾線條。
裴丞便也在他身邊坐下,把背包抱在懷里,看著他畫。
不管科技如何發展,電子繪畫技術、打印技術如何先進,在紙上作畫、上色依舊是藝術家們永遠不會放棄的創作方式。
樂逸寧的手指細白而修長,裴丞的視線落在他的手上,記起了上次牽他手的感覺——軟軟的,涼涼的,皮膚很嫩很滑。
視線再往上,是對方干凈的側臉,恒星的光芒在他臉上鍍上一層柔和的光,如玉的肌膚上的細小汗毛都顯得清晰可愛。
他金色頭發反射出和銀杏葉一樣的細碎亮光,長長的睫毛投下一小片陰影,遮住了水藍的眸子。
樂逸寧簡單勾勒了幾筆,定下了構圖,忽然抬頭看向他,懊惱道:“抱歉,我是不是太投入了?你會不會覺得無聊?”
“不會?!迸嶝┑?,“看你畫畫很有意思?!?br>“是嗎?”樂逸寧不太相信,“宋子帆每次都說陪我和艾莉老師去寫生很無聊?!?p class="intro">樂逸寧裴丞免費閱讀

裴丞想了想,宋子帆好像是宋臨老師的兒子,是個Alpha。
他記得對方似乎有個青梅竹馬的Omega,當時老師也說:“……要不是我家小子有對象了,還輪不到你?!?br>“他經常陪你們寫生?”裴丞問。
樂逸寧臉上帶著笑意:“他不愛去,但艾莉老師每次都讓他當司機,幫忙搬畫架,看東西?!?br>他和艾莉老師去寫生可不是只帶一個素描本這么簡單,有時候會在一個地方待上一整天,宋子帆每次都不樂意去,但還是會在邊上守著他們。
用他的話來說就是:“我怕你們太投入,被打劫了都不知道?!?
聽完樂逸寧的描述,裴丞有些想笑,又不知為何有些介意那副畫面,便道:“下次你可以叫上我?!?br>樂逸寧一臉懷疑地看著他:“可你比宋子帆還忙?!?br>裴丞:“……”
“我盡量?!?br>樂逸寧彎唇一笑,正想答“好”,又忽然想到他們只是假裝約會而已,下次見面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便收了笑容。
裴丞看穿了他的想法,道:“朋友也可以偶爾見面,不是嗎?就像你和宋子帆?!?br>這倒是。樂逸寧點了點頭,但心里卻不打算繼續麻煩裴丞。
不過……他看了看手里勾勒好的構圖,總覺得差點意思。
他低頭想了想,忽然福至心靈,透亮的眼眸看向裴丞:“你能不能幫我個忙?”
“嗯?”
一分鐘后,裴丞坐在樂逸寧選定的銀杏樹下,給他當起了模特。
他們面對面坐著,隔著數米的距離,樂逸寧在紙上沙沙地作畫,裴丞手肘撐在膝蓋上,手托著下巴,懶洋洋地看著他。
漂亮的Omega坐在整片金黃色的銀杏葉中,金色頭發和銀杏葉一樣璀璨。他低著頭在紙上專注的描繪,時不時抬頭看向自己,眸光透亮,神情專注。
裴丞沒忍住舉起終端拍了一張照片,在樂逸寧再次抬頭的時候,慌忙收了起來,對他露出一個笑。
樂逸寧害羞地抿唇,沒忍住,眼睛一彎,回以一笑。
他沒畫很長時間,很快完成了一副素描。
但裴丞過來看的時候,他有些羞于拿出手,慌忙合上素描本,解釋道:“大概這個樣子,回去我會重新畫,上好色再給你看?!?br>裴丞便問:“還送給我嗎?”
樂逸寧遲疑了半秒,點頭:“可以?!?br>裴丞這回沒有克制住,抬手揉了揉他的頭發,“謝謝?!?br>樂逸寧害羞地低下頭,摸了摸發燙的耳垂。
裴丞看了看時間,拎起地上的背包,“走吧,該吃午飯了?!?br>兩人收拾好東西,走出銀杏林。
“你是不是要出新書了?”裴丞邊走邊問。
“嗯?!睒芬輰幍恼毷峭捁适伦骷?,用“住在彩虹上”這個筆名出版了兩本自編自繪的童話繪本,他不意外裴丞知道他的職業,卻有些意外他竟然對自己的新書也有了解。
“這次是體驗式數字繪本,有全息模式,小朋友可以跟隨主人翁一起探索故事,應該下個月就可以上線了?!绷钠鹕瞄L的領域,樂逸寧話語輕快了許多。
“聽起來很有趣,叫什么名字?”裴丞笑道,“我有個小侄女,非常喜歡你的書,到時候可以買給她看看?!?br>“是嗎……”樂逸寧害羞地摸了摸耳朵,“叫《七號星球》?!?br>不遠處,兩個牽著狗的少年沿著小路拐過來,恰好看見兩人的背影。
“那是……?”
回到車邊,樂逸寧從背包抱在懷里,坐上了副駕駛。
裴丞本想提醒他放后面,卻見他從背包里取出一支抑制劑,對著手臂注.射了***。
普通抑制劑分注.射型和口服型,摘除腺體的術前抑制劑卻只有注.射型,見效也更快。
針頭扎破他白嫩的手臂,扎進青色的血管,裴丞眉頭狠狠一跳,心口有些不***。他別過臉,降下車窗透氣。
樂逸寧松了一口氣,然后偷偷瞥了裴丞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和對方待久了,還是方才的談話讓他太興奮了,他剛剛又聞到了裴丞的信息素,腺體又隱隱躁動起來,于是趕緊給自己打了一針。
裴丞余光瞥見他收起空針,貼上止血貼,轉頭看向他,斟酌片刻,問:“這個藥,你要不要先停一停,再考慮考慮?”
“嗯?”樂逸寧不解地看向他。
“醫生應該和你說過,摘除腺體的手術存在很大風險,術后整體免疫力會下降,可能還存在一些并發癥、后遺癥——”
“我知道呀……”樂逸寧輕聲打斷他,“這些我都知道?!?br>“但我沒有辦法了?!彼拖骂^,兩手的拇指輕輕摳著食指上的薄繭。
裴丞視線落在前方,沉吟片刻:“雖然這么說有些失禮,但如果你愿意的話,我們去做一個信息素匹配度檢測,也許……也許我可以幫助你?!?br>樂逸寧瞪大眼睛看向他,藍色的眸子里滿是震驚。
裴丞現在的話,和“我可以標記你”有什么區別?
“混蛋!”
副駕駛一側的車窗外傳來一聲怒罵,一個金發Omega少年彎腰探頭看進來,兇巴巴地瞪著裴丞。
“伊諾?!”樂逸寧驚訝地看著來人。
金發Omega少年狠狠瞪著裴丞,咬牙切齒罵道:“臭流氓!”

小編推薦理由

我和帝國最A的Alpha訂婚了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為您分享,小說文章清逸婉麗,流暢連貫,尤其人物語言風趣幽默,再加上一些精妙詞語的使用,無形中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相關小說

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全本隨心看
立即下載廣告
幸运飞艇最高倍率信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