腎和心的距離第7章完結版全文在線閱讀

時間:2020-06-080舉報小編:user18

洛溪一下就慌了。

她挪開眼神,猛地想往后靠,腦袋咣的一聲磕在車門上,她捂著腦袋悶哼一聲,方才要說什么要干什么全忘了,只知道自上了顧君離的這輛馬車就屬實沒發生什么好事情。

顧君離忙手忙腳要來看,被洛溪推開,瞪了他一眼,別過頭以后,臉上浮起一抹紅暈。

男子漢大丈夫頂天立地,同她一個小女子認錯認得那么快,什么出息。

你。。??奶哿税??

雙手無處安放,擔心她傷著了,又怕自己貿然接近再惹火了她。

洛溪沒看他,揉了揉后腦勺,干脆換了個***點的***靠著,這幾天都沒睡好,馬車搖搖晃晃,鬧了這么會兒,也有些乏了。

顧君離見她不說話,半響后扯了扯她的衣袖角:你別生氣了,我曉得錯了。

洛溪耳根子發燙,方才對著慕容馥挺霸道的樣子,這會兒怎么跟只貓兒似的。

我困了。洛溪嘟囔一句,把衣角從顧君離手里抽出來。

身邊沒了聲音和動靜,洛溪下意識想睜眼看看,又趕緊按捺住有些煩躁的情緒,四周安靜下來,只聽見外邊車輪滾動的聲音,良久后,困意席卷,昏昏沉沉間,竟然真的睡過去了。

顧君離守在一旁,看著她抿緊的嘴唇微微放松,看著她緊皺的眉頭緩緩舒展,看著她混亂的呼吸漸漸平穩后,才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件披肩,給她蓋上。

洛溪睡得渾噩,夢中也時常不安穩,今日不知為何,總覺得心口處暖洋洋的,像是闊別已久,早就想不起來的母妃的懷抱一般。

醒來的時候,外頭天已經黑了,為了盡快到達鎏國邊境,也為了避免在西涼招搖引起堵塞拖慢行程,所以選了就近的小道來走,這段時間,怕是都要沿途???,扎營過夜了。

洛溪把蓋在自己身上的披肩取下來,上面有蘭香的味道,和顧君離身上的味道一樣,她揉了揉眼睛,撩起車簾。

前方空地上早就已經扎好了大大小小的帳篷,忙碌的宮人們洗菜做飯燒水泡茶,井井有條的忙碌著,馬車并列排好,似乎只有她一個人還在這里。

醒來沒看見顧君離的身影,原以為他應該在帳篷的中心等待用膳,誰知身子剛探出半截準備下馬車,旁邊就遞了一只手出來。

洛溪側頭,瞧見顧君離正靠在車廂旁,夜色朦朧,也不妨礙洛溪瞧見他眼底的柔和。

醒了?他拽住她的手腕,扶她下車,慢些。

輕巧落地,洛溪收回手,謝字還沒說出口,遠處便急匆匆跑來個小太監,看了一眼洛溪,又看了一眼顧君離,小聲道:王爺,太子爺找您呢。

顧君離頷首示意知道了,洛溪剛想說自己不餓就不過去了,話還沒說出口,肚子便不爭氣的發出了抗議聲。

顧君離楞了一下,隨后輕笑起來,拽了拽她的衣袖:一起過去吧。

洛溪沒動。

不吃飯怎么行?顧君離拽著她的衣袖不撒手,見她神色冷漠下來,又道,有我在,誰也不敢難為你。

他倒是大言不慚,洛溪嗤一聲,心頭到底還是舒坦不少,眼神稍微緩和下來,挪動步伐跟著顧君離朝里邊走去。

中間的***帳篷里只坐了鎏國太子顧懷瑾和慕容馥兩人,隨行前來聘禮的大臣都在另一方用膳,顧懷瑾生得極美,明明是男子,卻有一雙要了人命的桃花眼,顧君離領著洛溪一進來,那雙勾人的眼睛便鎖在了洛溪的身上。

這便是你非得要的人?顧懷瑾打趣一句,視線撇向行過禮帶著洛溪落座的顧君離,不過是個庶出,與皇兄你,可不大相襯啊。洛溪把到了嘴邊的話咽回去,常年獨居,她不善與人交際,也不愿與人交際,反正人與人之間,總是要離別的。

推薦閱讀指數: ★★★★★安卓客戶端閱讀蘋果客戶端閱讀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幸运飞艇最高倍率信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