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治愈了偏執大佬們第7章章節全本資源在線閱讀

時間:2020-06-081舉報小編:user44

柏樺不知不覺中已經習慣了別人在他的背后對他指指點點,一開始是因為他那殘缺又丑陋的小指,后來就是他有精神病的父親,和他的母親。

“你看,他就是那個手指有殘疾的男生。”

“聽說他的爸爸還是精神病呢,這精神病有可能會遺傳啊,還是離他遠一點好了。”

“……”

“就是那個孩子,他爸爸把他媽媽給殺了,他媽媽就是活該,給人家當***,估計他爸爸也是被那個女人給逼瘋的。”

“……”

柏樺可以忍受別人對他的辱罵,但是他受不了別人說他的媽媽。

他第一次因為別人說她的媽媽,而動了手。他渾身都是血污的坐在路燈下,坐了很長很長時間。

他很想放棄,放棄活著,他太累了,可是他不能,因為他的弟弟還在家里等著他。

對于柏樺來說,這或許是他活著的唯一的理由,他不明白,為什么是他要面對這一切。

柏樺放下手中的書包,緩緩坐了下來。他像往常一樣翻開課本,可是書中的內容他全都看不***。

整潔干凈的課桌從來不是他能夠擁有的,他不相信會有人去幫他,或許那人正躲在暗中,觀察著他,想看到他因為干凈的桌面而欣喜若狂的樣子,然后在他離開的課間,又重新在他的桌子上留下那些辱罵他的話,等著他因此而悲傷難過。

柏樺右手躲著袖子里,只留出兩根指頭翻動著課本,他眉間留著寒意。

柏樺坐正身子,不再去看那種干凈的桌子。

*

葉冬將一直縮在圍巾里的脖子伸了出來,她緩緩走進了教室。

昨天因為回去了太晚,被葉媽說了好一會兒,葉冬一直在想她惡毒值的事情,就一只耳朵進,另一直耳朵出。

等到葉媽終于打算放過她的時候,她立馬跑回了房間。

葉冬先是打開她的課本,課本上的字不再是小黑點,而是她可以看得懂的字。

葉冬很高興,她急忙剝開一顆糖果塞到了嘴里,還沒過多長時間,葉冬就立馬給吐了出來,因為那顆糖果是胡蘿卜味的。

葉冬對于“崩人設”的各種設定有了個大體的了解。首先,只有她不按照原本的劇情發展,她才能被判定為“崩人設”,其次,她不知道那個會是劇情點,所以她只能完全是憑運氣來。最后,每次【惡毒值】掉落之后,她能“崩人設”的時間比較短,而且每次只能在某一方面“崩人設”。

葉冬趁著她還能看到書上的字,立馬做起了作業。但是也只是僅僅支撐到了她做完數學作業,之后她又看不到書上的字了。

*

葉冬看著老師在黑板上的板書,她卻因為看不到字,而不知道該怎么記筆記。

每當老師要提問的時候,她總會被刻意的避開,因為老師知道把她叫起來也是一問三不知,浪費課堂時間,索性就干脆不提問她了。

以前不喜歡上課被老師提問,現在被刻意避開之后,葉冬覺得更難受了,她感覺自己就是完完全全被老師放棄的那個全班學習最差的學生。

下課后,教室的窗戶被打開,冷風驅散了屋內的暖氣。

葉冬坐在窗邊被凍得不行,她便起身走到教室后面的小儲物間。

儲物間內,每個學生都有一個小柜子,來放他們平時用不到的課本,在儲物間的一側,擺了兩張桌子,用來放學生的羽絨服外套。

葉冬就是來拿她的羽絨服,可是她走到桌子前的時候,卻發現一件黑色的外套被扔到了地上。

同學們來回走動,他們從那件黑色外套上走過來走過去,甚至是踩著那件衣服上,就是沒有一個人愿意將那件外套撿起來。

葉冬蹲下身子將那件留有許多腳印的外套給撿了起來,因為外套是黑色的,灰色的腳印在上面尤為的明顯。

這件外套是……柏樺的?

葉冬起初覺得外套眼熟,撿起來之后,才發現是那位孤僻,看上去十分不好相處的少年的。

葉冬一直站在房間的中央,惹得身后的同學進出不方便,他們一瞧是葉冬,語氣就更加不善起來,“葉冬,別在這里擋著好不好!”

葉冬學習不好,整個人呆呆愣愣的,也融入不了班級。

葉冬急忙抱著黑色的外套閃開了身子,她仔細的將外套上的鞋印一一拍打干凈,然后有疊得整整齊齊的放到了桌子上。

葉冬知道在游戲中的設定,柏樺被班上的同學討厭著,像這樣的事情時有發生,大家對柏樺極為淡漠,甚至還會故意捉弄他,就像他桌子上那些辱罵他的話。

葉冬拿起自己的羽絨服的時候,系統的提示音響了起來。

【系統:惡毒的反派,在剛才的劇情點,由于你并沒有在柏樺的外套上來回踐踏,崩了人設,惡毒值-2?!?/p>

葉冬微愣。

她又掉惡毒值了?

*

冷風拂起柏樺的發絲,他薄唇被凍的更加沒有血色,他直起身子,忽然在儲物間的方向又看到了【惡毒的反派】這幾個字,就像昨天在蛋糕店里看到的一樣。

漂浮在空中的字體閃爍了幾下,就消失了。

柏樺很確定自己沒有看錯,他目光微冷,起身走向儲物間。

在柏樺走到門口的時候,他目光劃過抱著厚重的羽絨服,面容清麗的葉冬身上,少女逆著他的方向,從儲物間走了出來。

柏樺收回視線,并沒有太在意,他來到儲物間,同學談笑著,沒有人注意到柏樺。

柏樺淡淡的看著每一個人,他并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

柏樺目光漸冷,他剛要抬腳離開的時候,卻看到在一疊衣服上的他的那件外套。

柏樺神情頓了一下,似是有些不能相信。

以前,只要他把外套放到儲物間,就會有人惡意的把他的外套扔在地上,其他人也熟視無睹,在他的衣服上踩來踩去,每當他中午來拿外套的時候,他總是在地上撿起他的外套。

但是,今天他的外套就好好的放在了桌子上,沒有被踩臟,還被人疊的整整齊齊。

推薦閱讀指數: ★★★★★安卓客戶端閱讀蘋果客戶端閱讀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幸运飞艇最高倍率信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