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治愈了偏執大佬們第 12 章全文閱讀

時間:2020-06-082舉報小編:user48

或許別人覺得自己的衣服待在桌子上并沒有什么奇怪的,但柏樺不一樣,他知道班上的同學都不喜歡他。

因為他與他們是不一樣的,他有著殘缺的手指,他的爸爸是個瘋子,他的爸爸把他的媽媽殺死了……班上的每個人都排斥柏樺的存在,一開始還會有人當面挑釁柏樺,但當他們發現自己根本打不過柏樺的時候,他們便偷偷的在背地里針對柏樺。

他們會把柏樺的衣服扔到地上,會在他的桌子上寫下罵人的話,反正柏樺也不知道是誰做的,他們就更加肆無忌憚了。

柏樺垂著眼眸,外套被疊的很整齊,沒有褶皺。他拿起外套,嘴中有些苦澀。

他不知道是誰做的,但是比起惡意的針對他,他對這種飄無虛渺的“善意”更加恐懼。

柏樺被人針對慣了,他也就漸漸習慣了,他不對未來有任何的希望,他的生活從始至終就是黑暗的。他還在拼命的努力著,也是因為他的弟弟還需要他。

是誰突發善心,還是有人換了一種捉弄他的方式?

柏樺小的時候,最不喜歡的就是去學校,坐在那小小的位置上,因為大家都是一樣的,而他像個異類,他殘缺的小指極其丑陋,別的小朋友總會議論他,他們從不與他拉手做游戲。

柏樺以為長大之后就好了,可是因為他爸爸的緣故,縱使沒有人回去過分關注他的手指了,但依舊不被整個班級所接受。

柏樺冷眸微瞇,他氣質陰沉的走回了座位上,比起那些惡言惡行,這種虛偽的善意更讓他作嘔。

那人想干什么呢?

想看他因為這點好處就對他們搖尾乞憐?

柏樺涼薄的勾著唇。

*

葉冬因為誤打誤撞觸發了劇情點,所以在整節英語課上,她都可以看清課本上的英語單詞,不過也就堅持了一節英語課罷了,之后她看到依舊是小黑點。

這持續的時間也太短了。

上課的時候能看清課本上的字固然重要,但要是考試的時候,她看不清試卷上的字,就還是不能改變她成績墊底的事實。

葉冬目光兜兜轉轉落到了柏樺的背影上,少年背脊挺直,校服衣領拉到了最高處,少年身形消瘦,就算穿著寬大的校服,也一點都不顯得他臃腫。

葉冬大概了解到了,關于柏樺的【劇情點】會影響到她能不能看清課本上的字,而路柘應該是和她奇怪的味覺有關。

要是這么推算的話,還會有人影響到她的睡眠才對。

葉冬還在想自己的事情的時候,就聽到數學老師叫她去辦公室。

最后一節課是自習,突然被叫走的葉冬顯得有些突兀。

從來不關心班上情況的柏樺拿著筆的手微微一頓,他抬起眼眸看了一眼走出教室的葉冬,少女因為怕冷,總是將脖子縮在衣領內,原本嬌小的少女,因為穿的太多而顯得有些笨重。

柏樺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繼續做著題。

柏樺抬起的手臂下,那張桌子又重新寫滿了罵他的話。

*

數學老師翻看著葉冬的作業,這次葉冬交上來的作業不是空白的,并且除了有些地方除了一點小錯之外,葉冬的這次作業可以說得上是很好了。

可是問題恰恰就出在了這里,葉冬以前很少交過作業,就算交也是空白一片。

數學老師當然不相信這是葉冬自己做的,葉冬是什么樣的成績,她很清楚。

她以前只是以為葉冬成績差了一點,人品還是沒有問題的,挺好的一個小姑娘。

但這次葉冬不知道抄了誰的作業還交了上來。

葉冬站在辦公桌前,被數學老師說得一愣一愣的,她縮了縮脖子,小聲為自己辯解道,“老師,作業是我自己一個人做的。”

數學老師一聽葉冬還狡辯,心中更是生氣,她指著昨天作業上的一道題,然后擋住答案,“你說你自己做的,那你現在就把這道題做出來,老師就相信。”

葉冬表情顯得十分為難,題干都是小黑點,叫她怎么做?

在數學老師嚴厲的目光下,葉冬只好說她做不出來。

數學老師又批了葉冬好一會兒,才讓她離開。

下課的鈴聲早就響過了,葉冬有些難過的走在走廊上,眼眶有些泛紅。

葉冬覺得十分委屈,作業明明是她自己做的,卻沒有人相信她,她也沒有辦法為自己證明。

推薦閱讀指數: ★★★★★安卓客戶端閱讀蘋果客戶端閱讀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幸运飞艇最高倍率信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