腎和心的距離第8章整篇免費閱讀

時間:2020-06-080舉報小編:user18

這聒噪的蟬有個好聽的名字,叫:顧君離。

昨日在她耳邊念了百八十遍,想記不住也難。

她端了磨刀石在院子里,挑了把趁手的小刀細細磨,碰撞的刺耳聲像貓抓在心尖上。

樹上掛著那人見沒人理他,干脆就小心翼翼的盤住粗壯的樹干要下來,洛溪手上的動作停了一下,原以為他今日能有什么長進,卻不想今日盤得更不穩,剛挪了幾下,手便一滑,徑直摔了個狗啃屎。

顧君離齜牙咧嘴捂著***爬起來,抬頭正撞見洛溪有些松動的表情,不過一瞬,她便冷了臉,舉起了手中的刀。

“你方才是笑了吧?是不是笑了?”顧君離像是見了什么稀奇事,咧嘴揉了揉***,原地便盤腿坐下了,指了指洛溪手中的刀,討好一般笑道,“我不過去,你先把刀放下行不行,我都給你送三天花種子了,你回回這么拿刀指著我,我可太傷心了,我是個好人!大好人!快把刀放下!”

洛溪撇他一眼,繼續磨刀。

“我剛才聽見外頭有人叫囂,你這衣服上的血是不是和那有關?”顧君離撐著臉看洛溪,陽光下,她的臉很白,病態的白,卻依舊掩蓋不住出眾的姿色。

他認得她這個長寧殿的怪物,洛溪卻不認得他這個衣著華貴的公子。

從顧君離能吃上許多洛溪只聽過的東西來看,便知道他的日子過得挺好,日日到這里來,想必也只是無聊中突然發現她這么個有意思的玩意兒罷了。

洛溪把磨得發亮的刀舉到陽光下看,瞇了瞇眼睛,滿意的裝進一旁的刀鞘里,將小刀別到了腰后。

“女孩子家家,帶這個做什么?”顧君離見她搬了磨刀石就要往屋里走,趕忙爬起身來亦步亦趨的跟上,被洛溪回頭冷漠的盯了一眼,頓住了腳步,從懷里摸出油紙包好的東西,笑得一臉無辜,“我給你帶了些,你嘗嘗嗎?”

洛溪垂下眼簾,把磨刀石放到房門口,隨后上前接過了顧君離手中的東西,微微偏頭:“我去殺人,你要一起么?”

她拿話唬他,想讓他知道自己很危險,好讓他離自己遠一些。

誰曉得這人是個傻子,先是一愣,隨后盯著她的衣領看了半響,挑眉:“好啊。”

洛溪抿了抿嘴唇,揮手趕人:“以后別來這里了。”

說罷往回走,顧君離在后邊不依不饒的問:“今晚動手嗎?什么時辰?我在長寧殿外等你!”

洛溪沒理。

“要穿夜行服嗎?我有黑面紗,給你也備一條吧!”

洛溪依舊沒理。

“需要***么?我給你探路吧,這宮里我熟,你不時常出去,有我在包你不會迷路!”

夏日里的蟬成了精,真的很煩。

洛溪不耐煩的嘖了一聲:“子時三刻。”說罷,砰的一聲把門摔上。

清凈了。

推薦閱讀指數: ★★★★★安卓客戶端閱讀蘋果客戶端閱讀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幸运飞艇最高倍率信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