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為回城知青女配第5章完整章節完結全文閱讀

時間:2020-06-160舉報小編:user45

傍晚,姜睿勻特意找到余家來。

余露正在院子里給她的梔子花澆水,看他左手提著個大西瓜右手提著一網兜的紅桃子,愣了一愣:“睿勻哥,你來了,怎么還提著東西?”

姜睿勻爽朗笑道:“這都是我們家種的,正好熟了分給親戚朋友吃的,對了,余湘呢?”

“她?她在房間里,我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姜睿勻聽了便直接走進客廳喊:“余湘,出來,給你吃甜桃子!”

余露跟在后面微微皺眉,他們倆在一起的時間興許一小時都不到,怎么忽然這么熟悉了?

余湘在房間里修劉海,直接拿著剪刀出來把姜睿勻嚇一跳,還以為這姑娘要報仇,忙舉起桃子:“余湘,這桃子可甜了。”

余湘瞟他一眼放下剪刀,了然問道:“給我送的?”

姜睿勻點頭,想說正事,但還沒開口就看余湘快速對他眨眨眼,是在暗示什么。

“我——”

余湘又重重眨了兩下,無聲喝止:“別說!”

姜睿勻終于懂了,看她嚇的跟貓兒似的便想起上午她那副傲嬌相,心里覺得有意思,笑容更濃,也沖她眨眨眼,表示知道了。

余湘松口氣,拿出網兜的桃子聞了聞:“好香啊,多謝啦,我去洗三個好嗎?露露你吃不吃?”

余露看清他們方才的小動作,暗暗攥緊手笑著說:“吃,謝謝姐姐。”

余湘一手拿一個桃子,另一只個就拿不下了,可又沒舍得走,歪頭看向端坐的人:“姜睿勻,你給我拿一下唄,我不想再跑一趟。”

“姐,我拿吧。”

姜睿勻抬手阻止:“還是我拿吧。”

兩人拿著桃子去廚房自來水處,余露坐沙發上神色復雜,兩人應該是借著這個機會去廚房商量事情了吧?

自來水開的很小,毛桃須得洗去外面一層絨毛才能吃,那絨毛還不能沾到手上身上,否則要癢癢的難受。

姜睿勻先湊過去洗了手:“余湘,我爺爺想借你銅鏡多看兩天,估計這物件不尋常呢。”

余湘垂眸搓洗桃子,輕笑:“真的嗎?你爺爺不會跟我要鑒定費吧?”

“這個就不用算了,但是你得給我保密,銅鏡是你的這件事只有我、你和寧勉知道,千萬不能泄露秘密,要不然爺爺得罵我好勝心強。”

余湘順口問:“寧勉很厲害嗎?我看你好像很崇拜他的樣子。”

姜睿勻不確定余湘是不是跟其他女孩子一樣,明面上是討好他,多數其實是為了接近寧勉,但畢竟欠著人家人情,說了些不算***的信息。

“他是我們大院最厲害的孩子,學習好工作好,我媽我爺爺都想讓我向他看齊,幸虧我和他不是從小就認識,要不然在這種壓迫下,我難活到現在,不過寧勉有個缺點——”

姜睿勻忽然頓住,示意余湘發問。

余湘很給面子:“什么缺點?”

“他不喜歡接近女孩子,而且性格冷冰冰的,我就不一樣了,我很平易近人的。”

余湘含蓄的指出:“我好像知道你媽和你爺爺為什么要你學人家成績了,不過,真的有這么夸張嗎?還有你為什么要把真相告訴寧勉???”

姜睿勻聳聳肩:“他又不會告訴外人,我就是糊弄老爺子,真和他比勝之不武,而且我決定以后不和他比高低了。”

太容易讓人產生挫敗感。

余湘很好說話:“好吧,我答應你,不過你也不能告訴別人包括我爸媽我買了那鏡子,他們會說我亂花錢的,我現在已經后悔跟你去舊貨市場了,太容易沖動花錢!”

說到后面她一臉的苦大仇深,洗干凈桃子遞到嘴邊恨恨咬一口。

姜睿勻樂了:“怪不得不讓我說呢。”

談笑之間,兩人關系無形中親近不少,似乎找回點小時候玩耍的感覺,姜睿勻開始覺得余湘可愛了。

余湘卻繃著臉質問:“你還笑話我?”

姜睿勻忙求饒“不敢不敢,我們吃桃子。”

倆人從廚房出來也是有說有笑,不過話題已經轉到下鄉插隊的地點,說著當地的風土人情。

姜睿勻拿的兩個桃子,很隨和的遞給余露一個。

余露溫柔笑著道謝:“睿勻哥,你和姐姐在說——”

話還沒問完,林寶芝和余威下班歸來,他們看到姜睿勻在自己家里也是一驚。

余露善解人意的說明:“媽,睿勻哥來給我們送西瓜和桃子。”

卻是沒有說明是為了送給誰。

林寶芝忙道謝:“來家里玩就行了,別送什么東西,太破費了。”

“林姨,這都是自家種的,不值錢的。”

姜睿勻說的隨意,林寶芝卻不能不當一回事,平常人家口糧都剛剛夠吃,西瓜桃子一類的水果都是奢侈,往來送糧食水果,那只有親近人家,他們家和姜家只算一般關系,怎么還人情都是個問題。

林寶芝又在倆閨女之間來回看看,難道是……

這邊,年輕人在熱情的交談,余威回來的路上特地給大妹買了牛舌餅,新鮮出爐的剛好分給大家吃。

姜睿勻當年去插隊兩年便回城,如今在燕城大學讀書,提起插隊的歲月唏噓不已:“余湘能堅持六年回來可真厲害,換我估計早就崩潰了。”

“可不是,她去的時候才十五歲,我你和叔都擔心的不得了,好在終于回來了,還——”

林寶芝感慨到一半想起余湘的囑咐就停了下來,余威和姜睿勻都以為她在感慨別的,只有余露狐疑的看看母親,但也沒等到她繼續往下說。

不過林寶芝嘴上沒說,卻不耽誤活泛心眼,姜睿勻生在年頭,余湘生在年尾,兩人同年還都在燕城大學,又是從小認識的,兩家算是知根知底,倆孩子品貌都相配,要是能做成媒那該多好。

余湘今年二十一歲,真等到四年大學畢業,估計同齡人都結婚了,肯定難找到合適的好對象,不如從現在開始計劃。

林寶芝看著姜睿勻越看越滿意。

余湘沒注意到,但余威這個大齡年青年對催婚雷達熟悉的很,忍笑在兩人之間打量,也覺得滿意,索性替母親開口:“睿勻,晚上留在我家吃飯吧?”

姜睿勻欣然同意:“好啊,對了,余湘你在鄉下都怎么吃飯,我聽說南邊很多山,山上有果樹還有獵物之類的,你們應該不愁吃的吧?”

余湘斜他一眼:“讓你天天吃野果子你試試,會瘋狂想念大米飯和饅頭的味道,不過我在那邊跟人學做飯了,今天晚上可以給你們露一手。”

“好??!”

林寶芝笑看兩人斗嘴,都沒有注意到余露沒怎么參與對話。

余湘倒是注意到了,可是這跟她又有什么關系呢?

晚飯余湘做了一道辣子雞丁,余威和姜睿勻都愛吃辣,大呼過癮,林寶芝受不住辣,也覺得好吃,眼角笑意更重,恨不得直接將余湘和姜睿勻湊成對。

飯后,姜睿勻沒有多留。

“林姨,我先回去了,家里給我設了門禁時間,余湘,有時間去找我玩啊。”

余湘欣然答應,林寶芝和她一起將人送到門外,轉回身林寶芝興致勃勃的打量余湘,眼神極為熱切。

“媽,怎么了?”

林寶芝搖頭,坐下來又問:“余威,睿勻他沒對象吧?”

余威懶洋洋拉長嗓音:“沒有。”

余露心頭一跳,特意觀察林寶芝的意圖,不由攥緊手指,眸底閃過一抹妒意。而余湘乖巧無辜的坐在那兒,將所有人神情盡收眼底。

“他家里打算讓他什么時候結婚?”

余威失笑:“這我怎么知道?”

林寶芝瞪他一眼,卻沒有把話說明白,即便女方有意向也不能這么著急,再說也不是非他不可,所以轉為嘮叨:“你們這些孩子就是不知道著急,生生急死我們。”

余湘順口給他說句好話:“我哥一表人才,不愁找不到對象。”

余威感激的眨眨眼,迅速轉移話題:“露露,你怎么不說話?看起來不太高興??!”

余露俏皮搖頭:“沒有,我看睿勻和姐姐聊的很熱切,我插話不是打擾他們嘛。”

“我可沒有這個意思,我和他認識的時間太短哪里比得上露露呀。”

姐妹倆相視一笑,看起來和諧無比,只是有些笑容根本沒有達到眼底。

林寶芝卻萬分欣慰,余湘插隊之前簡直恨死了余露,認為他們做父母的偏心,現在她們握手言和,簡直再好不過。

又說了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余露突然話鋒一轉,八卦又期待的問:“對了,姐姐,我和媽媽都很關心你在鄉下的生活,這幾年有沒有人特別照顧你?你打算什么時候給我找個姐夫呀?”

林寶芝也緊張起來,這兩天她只顧著高興根本沒想起來這事,知青在鄉下共患難,走到一起的有,和當地農民結婚回不來的比比皆是,也不知道余湘有沒有心動的人。

余湘莫名懂了,淡笑著說:“沒有啊,我年紀小,周圍有哥哥姐姐談對象,他們還怕帶壞我呢,很保護我的。”

滿是被呵護的小妹妹天真口吻,沒有因為這話題皺一下眉頭。

余露拍拍胸口,又是后怕又是慶幸:“是嗎?那姐姐真幸運,我聽單位同事說他姐姐就在鄉下結婚了,后來為了回城硬是和丈夫離婚,又把孩子打了才回來的,唉,說不清的糊涂事。”

余湘不由挑眉,她總覺得余露說這件事意有所指。

林寶芝沒做他想,嘆息道:“唉,鄉下條件辛苦,有的知青還不如農民日子好過,也真是為難你姐姐能堅持六年。”

不僅如此,還考上了大學,林寶芝暗暗決定,幾件衣服怎么夠,日后得好好補償余湘,這孩子受苦都不吭聲,他們當爹媽的不能裝不知道。

余湘故作輕松的攤手:“大家都在修理地球,苦中作樂嘛,不過我快回城時那幾天睡覺都不安穩,夢到剛下鄉的日子還會嚇醒呢。”

余威從上衣兜里掏出來兩張電影票:“吶,你和露露有時間去看,放松放松,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

“就是,露露,你也別再說鄉下的事了。”

余露乖巧點頭,還有點委屈,垂眸看自己手指,眸底盡是嘲諷和冷意,有些事情不提又不代表沒有發生。

余湘敲敲吊墜在心里說:“長風,你要是能夠感知人的情緒就好了,可以幫我確定余露是不是討厭我。”

明里暗里的,巴不得她在鄉下回不來,一點也不像林寶芝口里的乖巧女孩,這妹妹怕不是個小白蓮吧?

系統長風又是沉默,良久說:“君子不背后說人是非。”

“哦?我是女子,你,貌似不是人吧?”

系統長風:“……”

余家的飯后茶話會結束,臨睡之前林寶芝交代一件事:“余湘,明天咱們去你姥姥家,你和露露都換件好看的衣服。”

兩女孩齊齊答應:“知道啦。”

余露又雀躍起來。

余湘對姥姥家的親戚印象不深,沒什么感觸,不過那邊有位重要人士。

關上房門,她狀似渾不在意的探尋:“長風,明天要見到任務目標了,有安排嗎?”

吊墜開始發熱。

嘖,怎么聽到寧勉就這點出息。

推薦閱讀指數: ★★★★★安卓客戶端閱讀蘋果客戶端閱讀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幸运飞艇最高倍率信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