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為回城知青女配第6章小說完整版在線閱讀

時間:2020-06-160舉報小編:user45

余湘真正的祖輩親戚只剩姥姥一人,余家爺爺奶奶均已去世,林寶芝五歲喪父,后來母親帶著她改嫁,林姥姥又生了孩子,家里有繼兄也有同母異父的弟妹,林寶芝早早獨立,又因為余建奇為人死板,兩人婚后不愿意多沾光,所以和繼父家里來往不多,但余湘印象里兩家關系還算和諧。

林姥姥丈夫姓裴,到了大院直奔裴家,林寶芝身邊跟著兩個花骨朵般的女兒,引來熟人的羨慕。

“寶芝,這是你去插隊那個大閨女吧?長得可真漂亮!”

“是,這兩天才回來,帶她看看我媽。”

“這應該來。”

林姥姥正在花園里澆花,聽到聲音迎出來:“來啦?湘湘長這么大了?”

余湘乖乖喊人,老人頭發半白,很瘦卻很精神,目光和善,看向她的目光非常慈愛。

老太太抓著她的手打量許久,嘆息道:“唉,真是苦了你。”

“姥姥,我不覺得辛苦啊。”

“我以前這么說你肯定要撲倒我懷里哭了,現在是真的成大孩子了。”

余湘微怔:“姥姥,我當然不是小孩子啦。”

只是這情景仿佛在哪里見過,原身的記憶嗎?

裴家老爺子也在家,慈眉善目的,對插隊歸來的余湘大力贊揚,帶著一些改不掉的官腔:“你在新崗位上也要發揚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組織都記得你們的付出,雖然現在見不到回報,但在今后你將受益無窮。”

余湘還未回應,林姥姥已經不大高興的打斷他,嗔怪道:“孩子好不容易回來,你說這些大道理干什么?”

“姥姥,姥爺也是為我好。”

林姥姥有些驚訝,笑著說:“湘湘是真懂事了。”

林寶芝得意又欣喜的說:“爸,媽,湘湘現在挺好的,都不計較之前的事,咱們也別提了。”

她差點又要說女兒考上大學的大喜事了。

“對對對,不提了,湘湘以前愛吃的菜我都準備好了,今天好好犒勞你!”

“謝謝姥姥。”

林姥姥捏捏余湘的手,悄聲說:“你啊,早這么嘴甜你那個爹能狠心把你送走?以后可別再犯倔,多吃虧??!”

如果不是余湘大鬧,大家好說好商量,說不定事情還有轉機。

余湘楞了一下,她穿越而來的時候原身正在發高燒,對于下鄉的緣由她只記得模糊的大概,只知道原主很痛苦,情緒幾近崩潰,她來到后很少回憶那些痛苦,只當往事隨風,現在看來,忘掉的只是她一個,余家人都很在意這件事。

余露垂眸,只當沒看見老太太對余湘不同尋常的親昵。

裴老爺子端著茶杯,朗聲笑道:“你這老太婆,是不是跟湘湘說我壞話吶?”

“去,說你壞話能把我們怎么著?”

“哎喲,我可不敢怎么著。”

正熱鬧著,外面來了人,兩位不同風格的青年,高個子的星眸劍目俊逸含笑,稍矮些的容貌并不遜色挑眉詫異,進門都齊聲說:“余湘回來了。”

余湘笑著起身:“大表哥,二表哥。”

男青年里高個的叫裴承瀚,是裴老爺子和原配的親孫子,余湘的便宜表哥,矮個的叫裴承光,是余湘親舅舅的大兒子,嫡親表哥。

倆人都象征性的問了余湘在鄉下和回來時的情況聊表關心,原身的記憶里和兩位表哥關系平平,余湘保持之前的熟悉度,聊天還算熱切。

裴承瀚奇怪的打量余湘,他仍然記得余湘不愿意下鄉時的歇斯底里,和眼前活潑乖巧的姑娘判若兩人。

裴承光和余露關系更好些,順手將桌上洗好的杏子遞給余露,兩人相視一笑。

時間不早了,林姥姥和林寶芝去廚房忙活,余湘也要去幫忙,但被趕了出來,林姥姥指指兩個孫子:“去跟你哥哥們玩吧。”

余湘聳聳肩,順勢被推出去,她原本是想借著和姥姥說話的機會找到點提示,總覺得就差一點就能想明白那份怪異。

客廳里,余露正和兩位表兄聊天,三人之間的氛圍十分熟稔,裴承瀚先看到余湘從廚房出來,朝她招招手,好讓余湘沒有任何障礙的融入他們之中,雖說是一起長大的表兄妹,但中間有六年沒相處,生疏的不是一點點,裴承瀚的舉動不可謂不體貼。

“湘湘,我們要出去看人打籃球賽你去嗎?”

“都是誰呀?”

裴承瀚眉眼彎彎:“都是咱們大院的青年,正好現在不太熱,我們要分出勝負。”

“好啊。”

四人和家里大人打聲招呼便往外走,余湘和余露并肩走著卻不說話,倆男青年走在她們兩側。

路上為解悶余湘問了籃球規則,裴承瀚慢條斯理的解釋,裴承光偶爾插話,余露一直微笑著,多的話并未說。

裴承瀚望一眼笑意盈盈的余露,又看余湘淡然自若,唇角勾出一抹笑容。

余湘恰巧看到他這抹笑:“大表哥笑什么呢?”

她眸中情緒不明,似是了然,又似單純發問。

裴承瀚不躲不閃坦然道:“我看湘湘比以前開朗活潑了,你快下鄉那段時間都不愿意理我,現在的湘湘很好。”

“那多謝大表哥夸獎啦。”

“客氣。”

到了大院的小操場,已經有四五個青年在熱身,裴家兩兄弟帶著倆姑娘走到引來一些目光,余露他們認識,裴承瀚給大家介紹了余湘。

寧勉和姜睿勻都在,姜睿勻將籃球扔給寧勉,笑著走過來問:“余湘,你今天過來怎么沒有告訴我?”

“我也沒想到今天會過來嘛。”

“行,那看我們打球吧,你覺得誰能贏?”

眾目睽睽之下,余湘遲疑回答:“……你?”

姜睿勻挑眉:“我覺得有必要沾沾你的好運氣。”

說完眨眨眼,表示自己不會說出銅鏡的事。

裴承瀚詫異極了,忍不住脫口而出:“睿勻,你幾時和湘湘這么熟了?”

這位的真實性格他們這些一起長大的人再清楚不過,他們或多或少也有這樣的毛病,因為家世擺在那里,從小養成的,可姜睿勻那么快和余湘恢復熟識,還是太讓人意外,在這之前,姜睿勻明明和余露關系最好,可現在竟然先和余湘說話,直接忽略一旁的余露。

不合常理。

姜睿勻大大咧咧的回答:“湘湘人很好唄,我就喜歡和好人來往。”

順便投桃報李,讓余湘早日融入這個圈子。

余湘不忿的問:“我得問清楚你是在夸我還是在損我?”

姜睿勻夸張的說:“夸你啊絕對夸你!”

余湘擺出個很勉強的表情,涼涼道:“我暫且相信你。”

他們斗嘴的口吻完全是老相識了。

裴承瀚抱胸搖頭:“世風日下,姜睿勻你別想蠱惑我的支持者,我妹妹肯定覺得我贏哈,待會兒我不會放過你的!”

大家都笑,裴承瀚護著表妹正常,而雖然姜睿勻沒多少公子哥做派,但很少用哄著別人的口吻說話,他在家里都是被人寵著的,這剛回來的余湘似乎有很不一般。

寧勉拿著球練投籃,并未參與到眾人的對話之中,頎長的身影并不缺存在感,他余光掃過與人談笑風生的余湘,神色晦暗不明。

等打籃球的人到齊,圍觀群眾自動退到一旁,余露小聲問:“姐姐你剛才為什么覺得睿勻哥能贏呢?”

余湘揚揚下巴:“和大表哥說的差不多。”

風燭殘年的系統并沒有給她任何提示,她能猜出姜睿勻的一點性格,過往經歷是不可能知道的。

思及此,余湘敲敲吊墜。

這次不等余湘發問,系統已經迫不及待的說:“余湘,你今天的任務是要和寧勉有肢體接觸。”

“……嗯?”

“拉手就可以。”

“不然你還想怎樣呢?”

系統長風:“我沒有輕薄你的意思。”

余湘瞇眼看著逐漸升起的太陽:“咱們還是來談談任務獎勵吧。”

“我有一個非常適合你的獎勵,任務完成,我會送你一道清涼符,夏天你周圍將不會有讓感到你不適的熱意,比你的風扇好用很多。”

隨身空調?

“其實你可以改進為冬暖夏涼。”

系統長風沉默片刻,似在思索:“夏末我會給你答復。”

結束通話,余湘將注意力放到籃球賽上,這籃球賽不算隨意,正兒八經算了比分,還有裁判實時更新,此時場上比分懸殊,寧勉和姜睿勻這一隊領先很多。

中場休息時,姜睿勻得意洋洋:“承瀚,怎么樣?我就說湘湘眼光很好。”

裴承瀚給他一個白眼,裴承光則看向淡然含笑的余湘,皺了皺眉,余露遞給他毛巾擦汗,柔聲說:“哥,不用著急,還有時間呢。”

“嗯。”

再上場時,寧勉被人替換,他站在一旁圍觀。

“寧勉不上場,承瀚他們就有贏的可能。”

“這么艱難?”

“寧勉之前是燕城大學籃球隊的,大家都禁止他打完全場。”

余湘側首打量寧勉,他們之間隔著一位余露,余湘的目光并未掩飾,寧勉察覺到,一雙眸子沒什么情緒的看過來,兩人對視,余湘禮貌性輕笑。

余露輕聲提醒:“姐姐……”

“怎么了?”

余露有些為難,充滿暗示性的微微搖頭。

余湘斂眸,不在意的笑笑,似是滿不在乎寧勉的沒有回應。

此時場上兩隊正在搶一個關鍵球,姜睿勻拿到籃球,裴承光在防守,趁他投籃時阻攔,籃球逆轉軌跡朝圍觀群眾而來,剎那間直奔余露面門,余湘手快,轉身抬手給她擋住,余露下意識的舉起雙手護在臉前,恰好推到余湘。

寧勉下意識伸手抓住余湘的手腕,免得她倒下。

下一刻,又迅速松開。

余湘冷不防被推倒,寧勉沒拉住她,一拉一松,她一個趔趄倒在地上,幸好手撐在地上,沒有完全倒下。

“哎呀……”

余露愣在原地,扭頭看看寧勉,他神色怔忪。

姜睿勻嚇一跳,忙從場上跑來,一同來的還有裴承瀚,兩人還未伸手,余湘已經從地上站起來,身側沾了點塵土,她抬手打掉。

“湘湘,沒事吧?”

“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寧勉微微抿唇,他看到余湘著地的左手有一片擦傷。

余湘卻笑著對另外兩人說:“還好,沒事。”

不僅沒事,手掌火辣辣的疼讓她想起很多重要的事情。

推薦閱讀指數: ★★★★★安卓客戶端閱讀蘋果客戶端閱讀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幸运飞艇最高倍率信誉平台